视觉中国“二进宫”的背后

http://www.e23.cn2019-12-11北京商报

    摘  要:黑洞风波曝光的图片版权服务平台乱象未平,二度关停整改又暴露了新问题。12月10日,因开展自查整改,视觉中国和IC photo(原东方IC)官网均暂停服务。

  黑洞风波曝光的图片版权服务平台乱象未平,二度关停整改又暴露了新问题。12月10日,因开展自查整改,视觉中国和IC photo(原东方IC)官网均暂停服务。

  根据国家网信办官方微信公众号“网信中国”披露,视觉中国和IC photo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情况下,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责令彻底整改。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另一家行业代表性企业全景网,也未在其官网展示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

  时隔8个月,图片版权服务平台再碰政策红线,不论是头部平台视觉中国、全景网,还是小企业Originoo锐景创意等,都仍未摆脱版权敲诈的质疑。

  行业乱象未平

  毫无征兆的,国内两家头部图片版权服务商在同一天关停官网服务,且对外的解释一字不差:“网站自即时起全面开展自查整改,整改期间网站暂停服务。”

  北京商报记者就整改的具体原因,以及官网恢复服务的时间致电视觉中国董秘办公室,视觉中国相关人士表示,会在公告中予以回应。但在晚间发布的公告中,视觉中国仅表示,“尚不能准确预计自查并完成的时间,恢复的具体时间,公司将另行公告”。

  据“网信中国”披露,有关地方网信办负责人指出,视觉中国、IC photo违反国家互联网有关法律法规和管理要求,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情况下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在未经安全评估情况下与境外企业开展涉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业务的合作,严重扰乱网络传播秩序。

  这是继黑洞风波后,图片版权服务平台今年二度被约谈。4月,黑洞照片出现在视觉中国平台之初,视觉中国曾提醒用作商业用途的企业或个人有侵权风险。有自媒体创作者爆料,曾就黑洞照片版权问题咨询过视觉中国客服,新闻传播800元,商业用途需要申请,价格在3000元以上。实际上,黑洞照片版权方ESO,免费提供给公众使用。

  随后畸形的图片版权生态链被曝光,国家相关部门连夜约谈视觉中国,全景网当时也宣布关停,维权营销等行业乱象被不断挖出。

  其中最受舆论关注的就是维权营销。“在国内做内容变现,其实很难依靠版权收费,但视觉中国竟然实现了这个模式,这是因为它有法律大棒和营销大棒。”文渊智库研究员王超说。

  法律大棒即所谓的版权敲诈,也是图片版权服务平台至今被诟病的痼疾。天眼查信息显示,自4月黑洞风波后,视觉中国作为原告的法律诉讼共有8起。视觉中国的官方微博下,也仍有网友在拿视觉中国打侵权官司当段子。

  走不出挣钱老路

  相比视觉中国,全景网的法律诉讼更多。天眼查显示,今年截至目前,全景网的法律诉讼就有143起,大部分案由都是侵权作品信息网络传播纠纷。小公司的路径也如出一辙,根据天眼查信息,从事全媒体版权内容聚合分发的苏州原本图像科技有限公司(Originoo锐景创意运营方),5月30日至今的法律诉讼有16起。

  “这是因为企业没有开发出新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法律恫吓。”王超进一步说,“以视觉中国为例,一方面压低签约作者的价钱,一方面开拓新媒体网络媒体的新用户,比如对散户们,它只能用版权大棒”。

  4月至今,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未见变化,甚至只剩下一条腿走路。2019年三季度视觉中国营收1.8亿元,全部来自核心主业“视觉内容与服务”。而在2018年,“视觉内容与服务”的营收占比有79%。

  从整体营收走势看,视觉中国业绩同比还在下滑。2019年三季度,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减少16.51%和1.26%。

  在王超看来,视觉中国不是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可走,互联网企业最常见的广告变现就是很成熟的模式,“但因为它本身不是互联网公司,十几年都在卖版权没有变化。互联网十几年的变化,其实足以培育出新的增长点,视觉中国创始人之一的李学凌就在互联网上开创了新模式,创立了游戏语音YY和游戏直播虎牙”。

  事实上,不光是视觉中国,其他图片版权服务商除了分销版权,也鲜有其他商业模式。

  根据全景网官网介绍,目前公司还提供影像管理和整合营销等服务。在官网展示的业务中,甚至出现了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数字管理等新概念。

  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影像管理就是PS,整合营销可以理解为广告代理,区块链更像是卖噱头。企业做转型是对的,但现在路径有问题”。

  遭遇监管在所难免

  无论是转型还是继续版权分销,监管都是绕不开的红利,而且监管往往揭露了企业微妙的利益诉求。

  以这次关停整改为例,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根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新闻信息是指时政类新闻信息,包括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非新闻单位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需要经过审批,获得相关资质方可。

  具体到视觉中国,赵占领表示,“不清楚视觉中国具体做了什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如果只做图片版权分销的话,不会涉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问题的。但如果图片下配有相关文字,那就是一则图片新闻,这属于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北京市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车宁也作出了类似解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不仅限于采编发布服务,还包括转载服务、传播平台服务等。互联网新闻的范围比较广泛,比如,在图片下配一则对社会热点事件的评论,也属于新闻服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与视觉中国做的图片版权生意看似关系不大,其实中间存在利益关联。

  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由于有版权层面的商业利益,视觉中国等网站有大量的新闻图片,新闻图片属于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但视觉中国并无这方面资质,触碰监管红线在所难免。

网络编辑:尹昂 值班主任:李欢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