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压力风波蔓延 除了黑人牙膏还有谁中招?

http://www.e23.cn2020-06-22北京商报

    摘  要:在中国市场上被叫了80多年的黑人牙膏突然“躺枪”,或许要不了多久,黑人牙膏就要彻底告别这个名字了,原因无他,还是“黑人之死”引发的余波。

  在中国市场上被叫了80多年的黑人牙膏突然“躺枪”,或许要不了多久,黑人牙膏就要彻底告别这个名字了,原因无他,还是“黑人之死”引发的余波。从高露洁筹备黑人牙膏改名,到强生宣布停卖美白产品,很明显,反种族歧视抗议浪潮之下,商业领域不能避免。

  求生欲超强,这可能是目前形容这些企业最恰当的词。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9日,消费品巨头强生公司表示,将不再销售某些标榜美白的产品,这些产品包括强生旗下的露得清和可伶可俐。

  据了解,这两款美白乳液产品并未在美国销售,而是在亚洲和中东销售,强生将很快下架这些产品。其网站正在更新删除指向这两种产品的链接,这些链接可能仍会在货架上出现“一小段时间”。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强生美国官网的皮肤保健产品分类中,并无可伶可俐的跳转链接页面,但仍能看到露得清的产品简介及跳转链接。在露得清的官网首页显眼处,露得清系列产品被描述为“您的日常皮肤增白系统”。

  按照强生的说法,过去几周,有讨论称露得清和可伶可俐的某些产品主张白皮肤比原本的肤色更佳,但强生对此表示,“这绝不是我们的意图,健康的皮肤就是美丽的皮肤”。

  强生不是唯一一家在“黑人之死”引发的抗议浪潮之下作出改变的企业。就在强生宣布停卖美白产品的前一天,路透社刚刚报道称,高露洁公司在接受其采访时提到,正在重新全面评估审查旗下的中国市场牙膏品牌黑人牙膏,包括品牌名称。对于两家企业的做法及影响等,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联系了强生和高露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对黑人牙膏来说,一旦未来高露洁作出决定,可能就不是换个名字那么简单了。黑人牙膏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彼时上海的好来药物公司研发出了这一产品,主打牙齿美白,随着影响力的逐渐扩大,其销售网络也拓展至东南亚等地区,随后高露洁收购好来药物股份,也因此通过黑人牙膏打开了东南亚市场。最初该品牌英文名称为“Darkie”,但因涉及种族歧视,后改名为“Darlie”,不过其中文名称依然为“黑人牙膏”。

  全球市场信息数据库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黑人牙膏占据着中国大陆牙膏市场17%的份额,占据中国台湾45%的市场份额,新加坡21%,马来西亚28%。而在2013年中国牙膏市场规模尚不足200亿元,2018年增至274亿元,预计2020年突破300亿元。2019年,中国牙膏行业前十大品牌排行榜中,黑人牙膏位列第二,仅次于云南白药。

  当黑人牙膏不叫黑人牙膏,其影响力是否也会因此大打折扣?毕竟在中国市场,这个名字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认为,一般而言,产品改名短期内会有一定影响,毕竟新的品牌需要宣传推广的过程,但有两种产品不会受到很大影响,一是有自己独特价值的产品,二是靠渠道的铺货和总公司影响力带来的品牌加持和市场影响的产品,黑人牙膏就属于后者,在这个品牌体系中,不管黑人牙膏叫什么名字,它都是高露洁市场渠道中的产品,总公司都会进行相应的铺货推广。

  自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名白人警察杀害46岁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以来,美国每天都有“黑人的命也重要”抗议活动。很明显,在当下的抗议浪潮之下,企业的产品乃至业绩一切都要往后放了。

  一方面,压力从外部袭来,像是强生的露得清和可伶可俐一样,《纽约时报》称,已有超过11000人签署请愿书,呼吁联合利华停止销售印度和中东销售的亮肤产品Fair&Lovely。另一方面,主动站队的企业也越来越多。当地时间17日,百事公司宣布将停用该公司旗下具有130年历史的品牌“杰米玛阿姨”,随后玛氏旗下已有80年历史的老品牌“本大叔的大米”也开始对其以黑人为品牌形象的食品品牌进行审查。

  对此,赖阳认为,黑人牙膏考虑改名的事件也能证明这是一种趋势,随着社会的发展,对种族问题的敏感度会越来越高,新品牌会越发谨慎,老品牌遇到这种情况也迟早会有一定的调整。社会文明进步的时候,很多历史的名字或者宣传推广的用词都有一些需要修正的地方,一些商品品牌在这方面的意识不强的话,在长期发展方面就可能面临这类压力。

网络编辑:尹昂 值班主任:颜甲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