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安卓研究自家芯片 苹果瓶颈期谋求大一统

http://www.e23.cn2020-06-28北京商报

    摘  要:“对于Mac而言,这绝对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在苹果2020年全球开发者大会(以下简称“WWDC20”)上,苹果公司CEO库克这样形容自研处理器的意义。

  “对于Mac而言,这绝对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在苹果2020年全球开发者大会(以下简称“WWDC20”)上,苹果公司CEO库克这样形容自研处理器的意义。

  6月23日凌晨,WWDC20如期举办,在发布了“平平无奇”的新系统后,终于迎来了重头戏:苹果宣布将针对Mac系列产品推出基于ARM架构的自研芯片。实现硬件大一统是科技公司的终极梦想,然而近年来,苹果的市占率与利润双双下滑,此时推出自研处理器,试图打通iPhone、iPad与Mac产品线之间的藩篱,是好时机吗?当年微软没做到的事,苹果又能做到吗?

  系统安卓化

  发布会按例发布了iOS 14、全新iPadOS、macOS Big Sur、watchOS 7这四大核心系统平台。这四大核心系统平台中,消费者最为关注的还是iOS,不过,新系统并未如传闻中那样改成“iPhoneOS”,从功能上来说,有网友评价确实是“史上最好用的苹果系统”。

  首先,iOS 14拥有了一个新的主屏幕页面,通过应用图书馆重组了应用的排列方式,来解决因为应用数量太多导致用户需要面临频繁翻页的痛点,自此,主页App可以实现自动归类和一键查找,实现更便捷和简约的浏览;其次,这次苹果还把不少Android手机中存在的视频画中画功能引入其中,可以使正在播放的视频停留在屏幕任意位置上,并且支持全局拖放显示或者滑动到边缘进行缩放隐藏。

  Siri智能助手也进行了更新,不再占用全屏,将用比以往更方便的方式查看信息,Siri还将开始支持发送录音,键盘听写功能加入神经网络引擎,同时扩大了对新语种的支持;还有一项重要更新是App Clips,可以通过Safari、地图或者NFC以及扫描进行快捷支付,快速打开App中的特定功能。

  不过,有网友调侃,根据需求制定界面数量、App自动归类和“画中画”等功能,明显就是安卓的翻版,iOS的安卓味儿越来越浓了。

  其实,苹果这几年的系统更新曾多次被质疑“模仿”安卓,以几年前发布的iOS 11为例,很多方面都是安卓系统或者某些安卓手机已有的功能,比如iOS对控制中心进行了UI和功能上的修改,可以自定义设置开关到控制中心,特别支持数据流量开关设置。

  就此看法,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苹果方面,截至发稿,对方未给出回复。

  芯片两年过渡至自研

  这次发布会的另一个重磅,就是苹果宣布将针对Mac系列产品推出基于ARM架构的自研芯片。

  苹果首款基于自研芯片的Mac,计划在今年底开始出货,其后Mac将逐步转向自研芯片,在两年的时间里完成过渡,之后就将全部采用自研芯片。苹果在官网上表示,在未来他们也仍会为基于英特尔处理器的Mac推出新版本的macOS操作系统,并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目前也还有搭载英特尔处理器的Mac正在开发中。

  库克表示,苹果与英特尔合作长达15年,几乎每一代的Mac都会搭载来自英特尔的定制芯片,这些芯片在英特尔平台的其他机器中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不过,苹果自研芯片已经应用多年。早在2010年的iPhone 4上,苹果就采用了第一代自研芯片A4,直到2019年9月搭载iPhone 11系列的A13仿生芯片,苹果已经推出了7代自研芯片,而且芯片性能越来越强。

  “在5G时代,范围经济替代规模经济,越来越多的企业会软硬一体发展,定制化、深度融合才能满足自身需求,加上美国限制华为引发的企业家不安全感,苹果做更多独立芯片是必然。”电信分析师马继华说。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认为,苹果将由此摆脱对英特尔X86架构的依赖,对供应链会有更好的把控力,在技术创新方面也有更大的主动权。但和华为一样,苹果也只是实现了芯片设计的独立,而不是制造生产。“自研芯片可以更深层次把控供应链和技术创新节奏,但ARM架构在PC上能否将理论上的优势真正落地还值得观察,另外ARM生态的建立也需要时间,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苹果用户的体验。”

  营收瓶颈期

  从创新的角度来说,苹果这几年的表现都差强人意,不管是手机上的多摄像头、全面屏,还是系统上的功能更新,越来越趋向安卓化。

  “苹果的创新节奏放缓,创新深度也不足,这既与智能手机行业进入成熟的发展阶段有关,也与三星、华为、小米、OPPO、vivo等安卓阵营的强力竞争有关。当然,这也不能说苹果的创新到了尽头,毕竟苹果打造的是自己主导的封闭生态系统,不能完全拿苹果的创新和安卓的创新对标。”丁少将说。

  马继华也表示,苹果已经走上了微创新的路,越来越缺乏原创性的引领,主要是研究如何变现。

  或许正是因为创新能力下降,苹果产品所具有的独特性不再那么强,近几年陷入传统硬件增长乏力的泥潭。4月底,苹果发布的2020年第二财季(2019年12月29日-2020年3月28日)财报显示,当季营收为583.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80.2亿美元小幅上涨1%;净利为11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15.6亿美元下降3%。第一大业务iPhone遭受的冲击最大,营收为289.6亿美元,同比下滑6.7%,创下过去四年同期的最低水平,iPhone营收占比甚至跌破了50%。

  近五年,iPhone在全球市场的市场份额也在下降。ID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iPhone全球出货量为2.315亿部,市场份额为16.1%;2019年出货量为1.91亿部,市场份额为13.9%。

  然而,为了争取用户,苹果只能选择迎合,比如愈加安卓化的系统优化,还有不断下调的iPhone价格。苹果降价是建立在牺牲利润的基础上,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虽然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在全球所占份额仅为18%,但它所获得的利润却占了整个产业的92%;而在2019年三季度,苹果占据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利润的比重为66%,比2016年下降了很多。虽然66%仍然是其他手机厂商难以企及的数字,但利润率的降低对于一个高端品牌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趋势。

  如今,苹果在利润方面可以说是在“拆东墙补西墙”,一方面采用自研芯片,另一方面大力发展服务业务。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曾给出报告称,如果苹果处理器替换(替换成自研芯片),可有望减少40%-60%的处理器成本,有助于成本结构与产品销售策略。

网络编辑:尹昂 值班主任:颜甲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